您的位置:首页 >方志园地>编纂探索>详细内容

从泸县续志编纂实践谈第二轮修志应注意的问题

作者: 罗亚夫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2-15 17:08:00 浏览次数: 【字体:

全省县级续志已经出版15部,从已成书的续志看,编纂多依赖部门、乡镇提供的现成资料,认识问题的高度,反映地情的深度,编纂创新的力度,都需要加强。我省第二轮三级志书编修以第七次工作会议召开为标志已全面展开,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对第二轮修志工作的质量要求很高,要高质量完成我省第二轮修志任务,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探索。听了泸县地方志办公室的介绍,感到他们的一些工作思路和具体作法为我们提出了在第二轮修志工作中值得注意的一些问题。从泸县续志编纂实践看,第二轮修志工作应特别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要加强学习研究,努力提高修志人员素质

第二轮修志着重反映改革开放新时期。一方面,这一时期随着体制改革的深化,利益关系的调整,各方面社会矛盾的变化,情况较为复杂,志书要客观、科学地记述,难度较大。另一方面,修志队伍中,参与过首轮修志工作的同志大多退离岗位,市县地方志机构在岗人员中很多没有修志实践。修志人员的思想理论水平及修志业务水平,与第二轮修志工作的需要,差距较大。因此,修志人员必须加强学习、研究,尽快提高素质,以适应工作需要。

泸县志办的同志认为,高质量志书必须有高起点,而高起点来源于充分的理论准备。尤其是主编,如果理论上不清楚,势必思想糊涂,行动盲目。要具备充分的理论,就必须学习。三年来,他们学习了中共十三大至十六大文献以及其他相关理论;学习了方志的基本常识,方志编修创新理论,每个编辑人员通看了3~5部质量较好志书。在体例篇目设计前,围绕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民主法制建设、政党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市场经济的建立等政治性、政策性的问题,参看了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七十周年》,任建新、肖扬等合编的《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基本常识》,郑楚宣、刘绍春著的《当代中西政治制度比较》,陈桂棣等著的《中国农村调查》,以及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和《暸望》周刊等有关文献资料。

为了使续志既合志书传统的体例要求,又随时代发展而创新,他们还学习了省志编委的《新方志编纂实用教程》、上海志办主编的《方志修志十六讲》、安徽省志办主编的《新编方志十二讲》、《续志备考》篇目建议、《县<市>志续编篇目设想》、上海《嘉定县续志》篇目设置,以及有关专家对篇目设置的专文论述。他们的这些认识值得嘉许,他们的这些作法也值得提倡。

二、要努力创新,体现特色

续修反映的新时期,本身就有非常鲜明的时代特色,而地方志要发展,也要有新思维。怎样反映好我们的时代,突出特色,怎样推动地方志事业的发展,需要大胆探索,努力创新。

续志的时代特色、地方特色和行业特色不仅在它的资料使用中反映出来,更要在它的体例篇目设置上体现出来。泸县续志体例篇目设置的基本原则是:坚持“三新”,保留主体,新事增列,突出特色,归类调整,加强综合,融入社会。

坚持“三新”:用新观点、新方法、新资料设计体例篇目,在体式、记述内容上力求创新;同时增列新事篇章,开设“专文特载”。

保持主体:保持了自然地理、经济、文化、人物、社会的主体骨架,党委各职能部门、政府组成局、事业局、双重领导局的业务工作涵盖其中,按社会分工,门类齐全。

新事增列:将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精神文明建设作为专设篇目;增列反映共产党由革命党过渡为执政党后,其领导体制、执政方式、党务工作等变化和民主法制建设章节;增列民营经济、工业园区、农业科技园区、农民减负增收、清理农村“两金”、清理学校乱收费、文化产业、非典防治、县城迁建、文明县城创建、城镇化建设、新生活新产业和社会问题中的农村贫困群体、社会丑恶现象、商品假冒伪劣等新事物、新问题及新举措章节。

突出特色:突出体制改革、三个文明建设一起抓的时代特色;突出土地资源的开发利用与保护、工业强县战略、招商引资、农村劳务输出、畜牧业发展、小城镇建设、三级路网改造、政区变革、文教事业发展等县域地方特色。

归纳调整:把25个专志篇目归为四大部类(地情、经济、政治、人文),使其清楚地体现续志内容的大脉络;把三个基本国策内容归为一个部类反映,属类相同;把体制改革和市场体制建设内容采取集中与分散结合形式归类记述利于突出时代特色和改革的广泛性、深刻性。

加强综合:为简约文字、紧凑篇目,力求多数篇包含两个以上的社会分工行业,如农业篇,为大农业范围,包括农业、林业、畜牧业、渔业、农机、水电、乡镇企业等。

融入社会:力求体例和内容达到思想性、科学性、资料性的有机统一,力避简单化、平面化、概念化,以全面、客观、有深度地记述泸县自然社会的历史和现状。泸县是以汉族为主的多民族、多姓氏的人口大县,因此在人口和人物篇章中设置了“人口姓氏”和“人物传记”、“人物简介”及“人物表录”,以弘扬泸县人文精神和姓氏文化,使续志史实融入社会,融入生活。

三、要处理好志书编纂中的几个关系,打造信史良志

无论地方志工作的开展,还是具体的志书编纂业务,都应有辩证思维,要讲辩证法,把握事务之间的联系,处理好相互关系。泸县续修实践中,主要注意了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1、处理好指导思想与记述实体活动的关系。指导思想正确与否决定着续志编纂的成败。对于新方志的编纂指导思想,中指组在《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中指出:“编纂地方志必须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运用现代科学理论和方法,全面真实地反映当地自然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贯彻存真求实的方针,坚持改革创新,做到思想性、科学性和资料性的统一。”这里的“实事求是”、“全面真实”和“存真求实”是处理史料问题的核心,新方志编纂必须自始自终贯彻这个精神。而记述的实体活动,则各个历史时期不尽相同,但它往往从党和国家所开展的工作上表现出来。如上世纪50年代,党和国家的主要工作是贯彻和推行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因此这个历史阶段志书的编写即应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客观真实地将当时贯彻“三面红旗”作为主要记述实体活动,但不能把它作为今日志书编纂的指导思想。同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段历史变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为中心,三个文化一起抓,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成为了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因此它就成为本轮修志最主要的记述实体活动。由此可见,要分清修志的指导思想和记述实体活动的关系,在编纂实践中才不致于概念模糊而盲动。

2、处理好续修与补纠创的关系。续修是主体,补纠是重要部分,创是灵魂,要贯穿于续志的各个环节。续、补、纠、创是本轮修志的完整组合体,有主有次,互相补充,共为圆满。续编泸县志近100万字,他们的安排续修部分约占80万字,补纠约占10万字。补写了1958年大跃进、三年国民经济困难时期,十年文化大革命泸县的劫难史料,纠正了新老泸县志出现的主要河流、地图等的错误。

3、处理好继承传统与编纂创新的关系。创新不是新创,是在方志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结构的改造,篇目的增减,体式的活用,内容编排和方法的更新,旧资料的新用等都是创新。续编泸县志承传了传统体制篇目设置的优良框架,并随着对外开放社会的变化在篇目、体式、内容编排及方法上有创新。其结构体式为“25+9”,即设立专业志25篇(自然地理、土地环境、政区人口、现行建制镇;经济体制改革、经济建设、农业、工业、商业贸易、交通邮电、城乡建设、劳动安监、财税金融;政治体制改革、党政群团、民政人事、政法、军事;精神文明建设、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社会、人物),加上图照、序、凡例、体例篇目设置说明、概述、大事记、附录、索引、后记9个内容。采用篇章节体与条目体相结合的体式编排,即设立部类、篇、章、节,节下用不再分层次、不再编序列的条目排列方式记述,便于有灵活的空间余地。为了方便读志用志,篇首加小序,并在篇末设“专文特载”,登载反映该篇的地方文献、调查报告、调研文章、人事纪实等,与小序相呼应,以形成整体面貌,使全篇内容得到印证,增强可读性。内容编排上,将自然、地理、土地、环境、政区、人口和乡镇归于“地情部类”,下辖《自然地理》、《土地环境》、《政区人口》和《现行建制镇》,并置于专志之首,体现自然、地理、土地、环境、政区、人口构成的主要地情是全县社会经济生存发展的基本条件,并显示三项基本国策的地位。续志所反映的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历史与现状,新时期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社会历史的显著特点是“变”。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建立以及由它带来的影响使全县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生活、社会等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故该志将“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集中起来专设,分别作为经济部类和政治部类的首篇,起着领头、挂帅的作用,表明改革是全县各行各业发展的动力;同时将教育、卫生体制改革分散在该行业中,显示它对本行业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在《经济建设》篇中,只记述集贸市场建设,而把农贸市场、劳务市场、房地产市场、人才交流市场、文化市场分散在《商业贸易》、《城乡建设》、《民政人事》、《文化》篇中记述,其行业内的联系更为紧密。对于日益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设有专章记述;人民收入、消费状况和社会问题列入“社会生活”章内以避免重复记述。

4、处理好经济与人文的关系。他们认为,志书中“经济”是历史变化和前进的主调,“人文”则是演唱主调的主人,“人文”写好了,既增加志书的文化底蕴,又增强可读性。续编泸县志经济与人文之比在篇章、内容的安排基本达到6:4。

5、处理好“官书”与写民的关系。志书是“官书”,但编纂者要有平民意识,要记述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包括弱势群体。但不能把写政绩与写民绩对立起来,分割开来,更不能“方志应由政绩载体向民绩载体过渡”。续编泸县志在写政绩时,有机地安排了一些反映“三农”,反映平民生活的章节,使官、民活动融合在一起,更贴近社会,贴近生活。

6、处理好写业绩与写问题的关系。泸县续志写的是1986~2003年这18年的历史,它正处在体制大改革、社会大变化、经济大发展时期,历史的前进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必然会有挫折、有失误。该志按照正确的是非标准,既写业绩又写问题,这样既真实,也符合事物发展变化规律。如记述农村改革,设置了“姓资姓社争论”条目;记述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写了改革阵痛的事实;记述医疗改革,写了由于公共投入少,社会普遍反映吃药贵、看病难的问题。在《社会》篇中,还集中设置了反映人地矛盾、农村贫困群体、社会上黄赌毒、拐卖妇女儿童现象及行业不正之风等社会问题章节。

7、处理好使用档案材料与调查材料的关系。档案材料全面系统规范,但刻板枯燥,缺乏生活气息;使用通过打磨论证的调查材料、口碑材料使内容更真实、典型、生动。续编泸县志使用的调查材料约占三分之一,25篇中均有调查取来的活材料。如《政区人口》中有全县的“人口姓氏”、“独生子女抚养费征收”;《现行建制镇》中一半的镇有该镇发生的“特色新闻”(被市以上媒体报道过的);《经济体制改革》篇中有“改革风波”、“抗税事件”;《政治体制改革》篇中有“公务员管理与监督”、“干部易地交流任职”、“民主法制建设”;《城乡建设》篇中有“劳务输出”等调查材料。《附录》中调查材料约占一半;《社会》篇3.5万字几乎均为调查取来的活材料。

8、处理好记事简练与内容深刻的关系。一部可读性强的志书,不仅宜篇幅短小,记述简练,而且内容更要深刻,力避浅薄平面化。上届出版的志书,确实有少数记述内容比较平面化、概念化的。如记述党政工作,只写领导人、写机构、写会议;介绍单位,只写机构设置、职工人数、领导人名录;记述建筑工程停留于写投资额、规格、工期及承建单位;记述某项活动,也仅仅写谁主持、谁讲话、谁参加等等。虽然占据了大量文字篇幅,却只写了事件(事物)的小部,而丢了主体;记了表象,却丢了本质。因此要做到内容既简练而又深刻,就必须找准记述的主体,抓住其本质;就必须处理好记事简练与深刻的关系。泸县在续志编纂中,要求记述某单位,主写沿革变化、事业发展及现状的史实,少写或不写机构设置、职工人数、领导人名录;记述某建筑工程,主写其地理位置、内在结构、建筑特点、功用等,次写投资额、规模、工期及承建单位;记述某活动,主写组织由来、经过、规模、特色及影响,少写或不写谁主持、谁讲话、谁参加等。记述党政工作,力改过去单一的只写领导、写机构、写会议的写法,而用事实材料主写由党内民主集中制、党管干部制度、党的工作委员会制度和党组制度构成的县委领导体制;主写党政分开后,由作出重大决策、推荐干部、监督方针政策的贯彻和通过党组织与党员的模范活动来带动而形成的县委领导方式;主写县人大的重大决定决议、干部任免、实行法律与工作监督、做好议案与代表工作的情况;主写县政府行政首长负责制、报告工作、执行政令、组织实施与日常管理的主要政务工作和县政协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等工作。在《社会》篇中记述农民生活时,不但写了农民每年纯收入的提高,城乡储蓄余额的增长情况,还进一步写了农民纯收入的构成,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村阶层的变化情况,从实际上去记述农村、农民的发展变化,反映其深刻性。

四、对续志编纂的四点思考

1、必须要有思想高度。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我国社会的经济基础变,上层建筑变,人的思想观念变,生存生活方式变。也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我国由一个初步小康的社会开始向建设全面小康社会转型。县志要记述其变化的产生、沿革和现状,必须要有思想高度。

2、必须要有记述深度。认识的高度决定于记述的深度。本着对历史、对人民、对组织负责的态度,志书的编纂必须讲求质量,讲求深度,讲求思想性、科学性与资料性的有机统一。写出深度,写出真实,写出特色,打造精品良志,是应该成为我们第二轮修志工作的行动口号与奋斗目标。

3、必须要有一股精神。古人认为:途穷乃著书。不少传世之作,如曹雪芹的《红楼梦》、司马迁的《史记》等,也是“途穷”之作。今天虽然不能与之同日而语,相提并论,但途穷是境遇,表现出来的却是精神。修志人员苦心耕耘,悉心雕琢,最后成书成志,也需要一股认真执着的精神。编写志书清贫清苦不轻松,牵肠挂肚,夜不能寐,这也是一种境界。古人也说得好:人生有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而且新方志这个“言”写的是城乡翻天覆地的辉煌历史,著的是本土人民奋力拼搏的英雄业绩!这是值得为之无私奉献的事业。

4、必须要有一种能力。必须要有较好地认识历史进程的审视能力,必须要有收集挖掘、分析综合、遴选利用历史资料的鉴判能力,必须要有驾驭和运用志书体例、体裁、语体、文风的学识能力。只有加强学习钻研,提高思想水平和业务能力,才能编好续志,向历史、向人民交一份圆满的答卷。

泸县续修实践中的一些具体作法和编纂处理,其他地方当然不必生硬照搬。但是,他们那种认真负责工作,努力探索创新的精神,却是值得提倡,值得学习与发扬的。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